學員心得,  父母關係,  家族系統排列,  工作與財富

在錢的覺察與愛的議題之外,我得到全新的自由

參加「家排」之前,我跟金錢的關係讓我感覺很不舒適。

 

我觀察自己跟金錢的模式是這樣的:我總是想著要有錢,有時也真的有錢,但錢總是會不見;我常常擔心我會沒有錢,因為錢總是在支出、支出永遠比收入大;我常常計算著「未來」可能會有的花費,小心翼翼地看顧著我的存款,嚴格控管我各方面的預算。

 

花錢對我來說只有擔憂、很少有「享受」,而我對錢的數字沒有感覺(3萬跟30萬對我來說都一樣、都很少),大概存款要有幾億才能讓我感覺到「有錢」——這是過去的我,對於「不足」有很大的恐懼,也覺得跟錢的關係讓我很受苦。然後我去了家排,當時覺得太好了、讓我來看看有什麼家族業力讓我困在這樣的窘境之中!

 

結果我的排列大概10分鐘就結束了!那個排列裡頭呈現著我爸媽很相愛,但他們對錢毫不在乎,而錢就是在我身邊跳來跳去、要我拿它,我的代表就是看著它也伸不出手去拿!然後Sherri用一句話為這個排列作結,叫做「盲目的忠誠」。Sherri說,我可以有錢,我依然是我爸媽的孩子。

 

在參加家排之前,我做過很多關於「錢的覺察」,包括我在錢身上存放了什麼樣的信念、我使用錢的模式是什麼,所以在工作坊結束的那1-2個星期,我瞬間可以釐清這些讓我焦慮的舊模式是來自對父母的忠誠、他們不在乎錢同時也擔心錢的模樣也一幕幕的在我腦海中浮現,每當我看見舊模式時,我會立刻在當下宣告:這個模式不再服務於我,我可以跟我的爸媽不同、我依然是他們的孩子。

 

每一次宣告都帶領著我創造跟錢之間新的關係,很快的我就不再對錢焦慮,同時我相信錢是為了服務我的需要而存在的,所以現在的我比過去更加專注在我的需求,不對錢焦慮也讓我可以面向「創造」、創造我想要的生活、專注的實現我要做的事。

 

除了「錢」之外,另外一個更讓我震驚的地方是「愛的議題」。

 

我一直認為我是在一個撕裂的家庭中長大的,我的爸爸外遇、賭博、酗酒、不工作、還會打我媽,我跟我弟每天擔心受怕,每天怕我媽被打死,每天看著我媽為了錢跟我爸的外遇哭泣,我們在這樣心理壓力很大的環境長大,我的家常常讓我覺得很丟臉、羞愧。

 

但在排列當中(靈魂的移動),我爸跟我媽緊緊地抱在一起,他們很愛對方,我完全不可置信、我不知道該如何接受這個「真實」,畢竟我的家庭在我長大的過程中為我帶來很大的創傷,但我最後的理解是:他們是相愛的,但他們用了他們能理解的方式愛彼此,呈現了我看到的父母關係。

 

這個觀點、連同金錢的議題深深的撞擊了我的心,我突然願意對我的人生臣服,我理解身為人類的我是有侷限的,我認定的「真實」有時候不過就是我選擇用這個角度來解讀事情,但這未必是事情的全貌——這是家排之後的我最大的改變,當我用這樣的心態去面對生活和關係時,我變得更輕鬆、不執著,對他人也有更多的同理,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全新的自由。

 

還有啊,我很喜歡Sherri在課堂中分享的一件事,她說「人是沒辦法被改變的,但人可以擴展」,這也深深的啟發我,過去我在完形裡頭面對很多兒時創傷,我感覺療癒是一條無敵漫長的道路,創傷總是時不時會出現、好像永遠沒有清理完畢的那一天,(沒錯,我執著於把創傷「清理完畢」),但因為這個觀點,突然領略到,我不用再繼續在那團泥濘中要把自己清理乾淨,那些泥濘永遠會在,但我能做的就是從泥濘中站起身,走出去、拓展我的人生,當我這樣想時,我發現這些創傷就是我人生的基底、它為我的人格創造了骨架,但這不是全部的我,我還有更多的可能。

 

很感激Sherri的家排工作坊,在這些觀點中給了我好多意想不到的驚喜跟視野,還有好多的心得,以後有機會可以再繼續分享。

 

梅子

2021/1/22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