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心得

from Cid’s email – 2

這次工作坊當個案,除了看到自己和原生家庭的課題,也看到自己把自己在原生家庭的模式帶到了工作上。

不知道從小時候何時開始,會有那種「如果我出生在別的家庭,我的成就一定不只現在如此」的想法,所以一直對自己的父母不滿,覺得自己以後一定不要犯和他們一樣的錯,一直在找「正確的模式」,並且武斷地介入他們之間的問題,想把家裡弄成自己理想中的狀態,最後挫折連連。

最近佩青一直告訴我,她能接受我家人目前的狀態,媽媽也覺得她和爸爸之間已經找到比以前舒服的相處模式,所以也在好奇,是不是只有我還停留在過去的印象中,緊抓著自己的不滿意。這次自己當個案,很驚訝的是,其實我只要跟隨我的心,負起責任,把家人的手拉起來,一點困難都沒有地,大家就聚在一起,大家的心情也很好。不需要去解決他們之間的問題,不需要去改變他們,只要去拉每位家人的手,他們就過來了。而且,佩青本來就一直在我背後支持我,我一直不確定她認不認同我家人的問題,其實也不重要,因為她一直和我面對相同方向,所以當我面對我的父母家人,她也面對了,當我向父母表達敬意,她其實也想跟著表達,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一整個的局面就是在展現自己紫微座命的特質 — 所有的星宿圍繞著自己,然後若要如何,全憑自己。根本不必去把整個家的問題扛起來替他們解決,只要和家人連結,就能帶著他們走到大家最舒服的地方。

對照自己現在的工作狀況和在華碩時就更清楚。在華碩時一直在看整個部門的問題,覺得自己要當那個改變部門的超人,因為我以為似乎只有我看到這些問題,不爽主管都沒把「該作的事情」作好,但又覺得大家的痛好痛,所以自己一個人硬幹,最後自己無法承受,很爆烈地離開了,最後部門也沒有如我期望地更好。

就像Sherri說的,我被自己的愛給壓碎了,無法承受,於是逃開。在自己的家庭和在華碩都是如此。

出了工作坊的這一週,在現在的工作上,上天一次又一次地對我展現,當我要自己硬幹,就困難重重。但是當我願意和解,面對主管,和他們連結溝通感謝,支持身邊的每一個人,反而一個個驚喜出現,然後就可以很輕鬆地看著事情往想都沒想過的快速道路前進。原本以為是錯的事,一直在反對抗爭的事,突然變成當下最大的助力。原本以為要花自己100的力氣,突然只要10。原本以為老板在亂搞在找麻煩的不必要要求,順著他去作之後,關係也變好了,自己也得到更大的資源。雖然不能證明自己比他們厲害,但生活變得輕鬆愉快。然後,偶而又不爽想跟他們拼了,偶而又想起來這些指導順著去走,心情上上下下起起落落,但越來越對上天敬畏順服,驚訝地看著工作進度用跳的前進,自己看起來越來越「不重要」,「重要的事」自動地由更適合的人去執行去解決,但好笑的是,那些執行「重要的事」的「重要的人」遇到狀況的第一個反應是看我的意見。

所以,接下來就是回家,開始和家人連結,學習「齊家」的功課。

這次工作坊的同學們都說我很辛苦,常常上去排,而且常常是裡面情緒最大的人。但對我來說,每一次上去排就是一次的釋放療癒和體會,說是我去支持他們,不如說是老天一面清洗了他們,也一面清洗了我,我得到最多。而且,在最近的距離看著同學蛻變的喜悅,很感動,也很榮幸,更不要說得到與黑暗面合一,得到真心的祝福,以及見識到「不言之教」的力量,沐浴在愛的能量中這些禮物。

不知道跟工作坊的主題「平衡」是不是有關,昨天和朋友們打麻將,前兩圈四個座位每個人胡牌的次數都一樣,而且照座位順序胡,想到工作坊提到的平衡和先來後到。我和佩青輪流坐某個位子,我三次下場三次都胡牌,三次的某些抉擇時刻常常是不管什麼機率分析,只是跟著感覺,看哪張牌順不順眼來決定,所以有那種單吊一張中洞也胡牌的情況,覺得有神助。一面用理智算牌,一面順著感覺丟牌。

明天要上班,再來試試同時運用理性與感性,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