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心得,  父母關係,  家族系統排列

內在男人的聲音

我是AW的畢業生。幾年前上AW溯源課程,在不斷往「內」看的過程中,我發現,我內在的對話聲音竟完全是個男人的聲音。

第一次發現時,其實是有些害怕的。我問我自己:這到底是誰的聲音?如此低沈!如此清淅!可是我自己卻無法知道那是誰的聲音?又為何會在我的「裡面」!

我曾試圖要趕走它,改變它,消除它!但都徒勞無功!

於是,每天的每天,時時又刻刻!只要我內心有個念頭,就是這個男人「說話」了!「等會得到超市買雞蛋」「今天這麼熱別出門了!」「那件事最好的發展……」等等等!我的思想,我內在的對話,內心的感受,所有的指引,都是這個「低沈清亮的男人的聲音」。即然沒有辦法「請走」它,只好對它「臣服」,接受它的存在。

經過溯源同學EVELINA的分享,我也想對生命有更多的了解,所以,在2010/05走進了Sherri的「平衡與整合工作坊」。我想了解自己的財務狀況。

看到我的排列展現時,內心有些莫名其妙的感受。代表我的人一直走一直走,媽媽跟著走在一邊,小弟跟著走在後面,繞著圈圈,強勢地將所有的家人圈在一起。妹妹想在外面也不行!代表我的人自己拉不動妹妹,還叫代表我爸爸的人去將妹妹拉回來。而,我很訝異的是,全家人乖乖地跟著我走,包括在遠方的大弟和已過世的爸爸。最後,只剩妹妹一個人在圈圈外,全家人很快就圈成一個圓圈圈。可我的眼睛還是望向妹妹,並表示生氣的樣子!SHERRI問我為何妹妹在外面?我說:我妹妹嫁到澳洲了丫!

SHERRI將我加入排列,並對著我說:請跟你的父親講話!這……這……這……又讓我嚇了一跳!我父親已往生多年了,怎麼忽然叫我對他說話?!一開口我的眼淚就飆了出來,我跟爸爸講了一些我內心的話!

我不懂我的財務和這個圈圈有什麼關係。但是就是去信任「家族排列的能量」。回到家之後,在晚上做定課時,我又將爸爸請了出來,跟爸爸說了更多的話。也用我的宗教方式傳送祝福給他。

隔天一早,面對著鏡子刷牙時,我忽然發現,那個陪伴我多年,趕不走請不動的那個男人的聲音不見了!神奇的是,也無法再將他請出來了。我的念頭我的思維我內在的所有對話,變成一種「想法」的形式。沒有聲音!(朋友跟我說,他們一直都是這樣子!)

在上課之前,我已讀過一遍史瓦吉多所著的家族系統排列治療精華-愛的根源回溯找回個人生命力量。所以,我持續做著我日常的定課,並加入了我和父親之間的對話。

有一天,我在靜坐時,看見父親從右前方走到我身邊坐了下來。父親穿的是在醫院裡的衣服。我看了很難受,又跪在佛前行懺迴向給父親。不久,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大家都說我生病了,但我不覺得。父親(年輕健康的他)跟我說我真的生病了,我每天都有一個時間處於「瘋狂」的狀態。他帶我到一家診所去,診所裡的工作人員是我2個弟弟,我問他們:我真的生病了嗎?2個弟弟有點懼怕的看著我,不知要說什麼!後來,我妹妹來了,我問她:我真的生病了嗎?她較理性。她叫我坐下來,拿了一張紙,畫圖講解給我聽。(現實生活上,我妹妹很會做事務的解說)夢醒來了,我忽然有個念頭浮現,大概是因為父親前生救過我,所以,我這輩子來當他的女兒。

然後,我又發現了另一種動力出現了。我對男人的信念產生了一些變化。以前總是看男人很不順眼,前夫說他覺得他總是在跟我競爭!在我內心裡的確有想跟男性一別高下的想法。(無怪乎兩性關係會不好!)。做好了跟父親之間的功課,就覺得男人也只是一種人,不是敵人了!反而覺得他們是可以幫忙的。

返回家鄉後,我和母親分享我看到爸爸的事。母親也說要誦唸佛號迴向給父親。母親又想起了,我有位小姑姑,嫁到日本去,已經失聯了二十多年,完全沒消息,現況不知如何?在日本過得好不好?應該想辦法將她找出來。媽媽打了一些電話給小姑姑之前的朋友,大家都表示早就沒和小姑姑連絡了。

今年七月的一天,我到台北上一個技術性的課程。午休時看見了媽媽打的電話。我回電時,媽媽跟我說:小姑姑回來了,現就在家裡。我好開心噢!怎麼小姑姑就自己回來了呢!在中午午休時,我夢見了爺爺。爺爺坐在以前客廳的椅子上,我想:應是爺爺聽見了我們對小姑姑的想念,將小姑姑帶回來的。

家族裡有個動力,就是無意識的,我們會要去認同我們的家族成員,認同他們的生命形態,甚至體態,認同他們的思想,甚至認同他們的命運。我回到家鄉,看到小姑姑,感受更為深刻。爸爸那一代有一個小姑姑嫁到日本,我這一代有個妺妹也遠嫁澳洲。這三年爆胖了15公斤的我,體態和小姑姑幾乎快一樣了。45歲的我沒有老花而近視卻開始加深,62歲的小姑姑也沒老花,她也有著年輕時沒有的近視。而我夜貓子的生活形態,也是認同了小姑姑的生活形態。我常常無故的會大咳一聲,記憶中爺爺爸爸和在我面前的小姑姑都是這樣的。

還好SHERRI教了我們一些對話,我也很認真地將它們運用出來。我對著我的祖先說:我沒遺傳您們的身體狀態,我還是很愛你們!我也對著我自己說:我遺傳了我祖先的所有好的基因,好的身體狀態。不好的我都沒有遺傳,我很愛他們!二天後,我的大咳竟然完全好了。

了解了家族的動力,我也更體驗到我的生命是如此地得來不易!因為,有著我的父母和我的每一位的祖先,才有現在的我。(中間只要少一位,結果就不一樣了,對吧?)而也因為,他們每一個對家庭的堅持和努力和奉獻,我才有很棒的生存基礎和很棒的基因,也才有健康的身體。於是,每天晚上我的定課多了一篇「感謝祖先的祈禱」。以這篇簡單的祈禱文,表示我對我的家族和祖先們,無盡的感恩及祝福!。

MILLY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