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心得,  家族系統排列,  其他

看見生命的整體與卑微處,讓我對生命更敬畏與臣服

去年三月第一次上家排至今一年半,當時在當代表的過程看見來自歷代女性操控的力量對家族深深地影響,我一直以為我的操控來自外婆,過程的體驗讓我有能力同理與接受自己對操控的癮頭。這一年多來只要狀況好察覺到又想操控,就有機會停一停,重新選擇,在工作及家庭相對給自己多了一點喘息的空間。

每次閱讀海寧格的書看見相關的議題的和解對話也會在生活中練習。因緣際會這個暑假又給自己一次進家排的時間,在交族譜作業時正逢我在組織中又出現一次明顯的反覆行為模式(表面行為是關於表達,深層則是犧牲與操控),所以我提出排列的焦點「原生家庭與組織關係」,現場看到Sherri的議題分類,腦子浮現家庭的溝通也有一樣的模式,因此我決定排列”親子關係”,短短幾分鐘的排列讓我有「一燈能除千年暗」的體驗。一種瞬間了悟柔軟(水)的力量…..

剛開始Sherri問我妳媽媽是不是很操控,我直覺回應不會啊!印象中媽媽就是默默的一直做事,一直做事。代表媽媽的同學一上場她的行為讓我嚇一跳(在表面記憶完全沒有留下這些影像?),但是一點也不陌生,發生甚麼事了?我錯愕!震驚!如果我相信這畫面是不是我想要被催眠?如果我不相信這畫面又代表甚麼?

這十幾年特別有意識抗拒、厭惡人們談「犧牲、奉獻」,總覺得那是另外一種操控,但是很矛盾又諷刺,我卻不經意地去到那樣的位置。記憶中七歲我就表現對家庭的忠誠,犧牲會讓我有清白感,我也希望藉此得到父母的疼愛與關注。這次完全投降、無言,她就是我的「如來佛的手掌」,也成就了我目前的人生,而我一直無法欣賞與接受。

另外一個看見是,對生命的尊重,給前伴侶一個位置,在這次排列之前我以為我已經處理完這個部分,當小女兒繞著前伴侶,我看見了自己對前伴侶用一份傲慢在遮掩內心對背叛的不安,而讓這和解遲遲無法圓滿!

當代表的體驗:這次當二次代表。第一個是未出生的孩子,我躺在地上,當案主在跟前夫和解時我聽到一個小男孩的聲音(那我爸爸呢?)我被聲音嚇一跳,突然想到我代表未出生的孩子?! 每一個生命真的都需要被尊重與看見。第二次代表一個媽媽,我緊緊地摟著、抱著代表錢的同學,當我覺得好累好累時,Sherri要我放開她,放開的瞬間我才發現好輕鬆,而我想要的是一份支持與依靠,這樣的體驗對我在現實生活中同理公公(90歲)有很大的幫助。

謝謝Sherri!

Grace

8/13/2014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