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心得,  父母關係,  家族系統排列

蛻變的旅程

如果人生是一個數學題,父、母生下我來,他們其實並沒有期待這個生命的到來,因為生下來是一個女兒,所以父親不喜歡我,更在4歲的時候曾經把我送給別人,我印象很深,那時候是一個老爺爺他很喜歡我,爺爺家就在我們家的附近,父親帶我去他們家,之後我爸爸就把我留給他,可是我很害怕於是我就跑回家,就這樣一來一回很多次,後來爸爸也拗不過我,我就又回到我的家,那個4歲時候的經驗一直在心中有一個很深的印象,就是他們大家都不要我,我不被喜歡。

可我的弟弟、哥哥命運完全與我不同,弟弟要什麼有什麼,他擁有一箱又一箱的玩具,母親會滿足他一切的需求。我6歲那年,母親帶我和弟弟到玩具店挑玩具,弟弟一下要了好多台火材盒小汽車,媽媽不同意弟弟就躺在地上哭,直到媽媽乖乖付了錢。是媽媽讓我知道原來弟弟用這招妳就會妥協。我卻因為弟弟已經把錢花完而沒有玩具,我只好乖乖說我不喜歡…,因為這樣媽媽會比較高興,其實我好喜歡旁邊的洋娃娃。

我小學4年級那年,爸爸與媽媽劇烈爭吵,哪天是下午的半天班,媽媽躲到我的房間,爸爸拿了一把刀,在我的房間爸爸砍了媽媽,媽媽的血從脖子噴出來,好可怕,所以我媽媽是沒有耳垂的,我跑去廁所拿毛巾,然後打119叫救護車把我媽媽送到醫院,然後我坐在門口一直哭,我去找我哥哥回來,然後我被警察帶走了,媽媽留在醫院,警察就一直問我話,爸爸告訴我說,你不可以說實話,你要說媽媽自己跌倒,脖子被刀插到,要不然你就會害我被抓去關,你是一個害人精,然後那個時候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有一個好處就是我真的很會哭,我一哭就哭了半年,我什麼話也不會說,就在那個時期,我爸爸被抓去關之後又出來,因為我沒有證詞所以他也沒有坐牢,那時候我們家就在報紙上社會版面,整面都是,我爸爸就去把整條街的報紙都買回來,他不希望讓人家看到這個新聞,那一年我十歲。

13歲的時候我開始長白斑,那個時候父親說~你不是我的小孩,你是你媽媽在外面和別的野男人偷人的小孩,我不是你爸爸,因為王家沒有白斑基因,媽媽也常哭著說,白斑的你一定是王家的基因不是我這邊的基因,而我最常拿著父親與母親的照片,認真地端詳著,然後說我的五官像爸爸,臉形像媽媽,我一定是他們的孩子,那時的我深深覺得自己是一個害人精,因為我才讓他們不斷吵架。

父親最常說,你這麼醜,你是一隻小花貓,在那樣的環境成長,高中時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我17歲時,我媽媽因受不了家暴而離開家,因為她被打得很慘,每天都被打、罵,所以我媽媽就跑掉,然後他們離婚了,我記得在我高中的那段時間我一直在哭,我想同學們應該覺得我是一個怪物,因為我一上課就開始哭,然後下課一回家我就要開始照顧我的家,每天回家煮飯、洗衣,父親每天自虐鬧自殺,因為擔心父親會自殺,我常常整夜沒有睡。我18歲只有高中畢業就出來工作,我在電子公司做女工,一直做到20歲,我很愛賺錢,很想逃離我的家。

而當我接觸了「家族排列」之後我才知道原生家庭對我的影響有多大,我看見過去我選擇用「忠誠」用個人良知去對待這一切,而今我有一個新的選擇,選擇接受我生命原本的樣子,誠實的面對這段旅程。

受生命的本然面貌

我想要從愛的觀點來說一些關於父母和子女間的愛,父親是基於愛我,因為當時家中環境不好,把我送給老爺爺是希望我有一個好的環境與生活。

「當父母給予生命時,他們的作為深刻地與人性和諧一致,並完全地以其本然面貌來成為我的父母,他們不能多增加一點什麼,也無法少給一點什麼。父親和母親完整體現他們的愛在我的身上,給了孩子他們的全部。因此,第一個愛是我擁有了生命,如其原本被給予的來接受,孩子不會少得到一些,也不能期望會有什麼不一樣的。」

我肯定父母的一切,毫不猶豫且不要想像可能會有不一樣的父母。畢竟,不同的父母可能會生下不一樣的孩子,但對我而言,我的父母是唯一的。

「以父母本然的面貌來肯定我父母是一種非常深沉的感受,如實如是的接受這一切,不再有所期待,自然就不會抗拒自己。這意味著我們完全同意父母送給我們的生命與其所帶來的一切結果,伴隨而來的侷限、以及被賦予的所有可能性、家族苦難的牽連糾葛,厄運和罪惡,或是享受其可能帶來的快樂與好運。」

「以父母的本然面貌來肯定父母的作為是一種「臣服」。這明白表示我們準備好放棄不切實際的期望,這期望超出或不符合我們父母所真正給予的生命。虔誠的肯定延伸到遠超過我們的父母,在肯定父母時,我們必須看得遠超過他們(格局拉高)。我們必須透過父母而看到生命本源從遠處傳到我們身上,然後我們必得向生命的奧秘鞠躬。當我們肯定父母時,就領受了生命的奧秘並且臣服於祂。肯定在靈魂中的效果,藉由想像自己在父母面前深深地鞠躬並對他們說「爸爸、媽媽,謝謝你們,以你們和我所付出的全部代價,你們給予的生命傳到我的身上。我接受所有伴隨而來的一切,包括所有的侷限和機會」。這些事情被釐清時,我們就領受了生命的原本面貌與父母的使命。心就敞開了,只要做這個肯定,不論是誰都會感覺完整和平靜。」

肯定之後的生命力和與其對立與抗拒的影響截然不同,過去我曾經想像我自己不要這樣的父母不要這樣的家庭,說「我想要不一樣的父母與家人,我不喜歡我的這個樣子,我討厭自己的兄、弟、姊姊」這是一種什麼厭惡與抗拒,彷彿這樣有可能活出自己而有不同的父母與家庭。那些暗地裡說這樣句子的人其實厭棄真實的生命,讓我對於生命感到空虛無力,內心痛苦不安與煩躁,而且無法找到自己內在的平靜。

“我害怕如果我接受父母本來的樣子,我必得接受父母壞的部分,而表現得好像我可以選擇只接受我比較喜歡的部分生命。害怕去擁抱整個生命,所以好的部分也會失去。以父母本然的面貌來肯定我的父母,我也以生命本然的面貌來擁抱生命的豐富圓滿,而拿回生命的力量。”

如今我學習『臣服』於這一切,如實如是的接受這一切,並且能夠區分這當中發生了什麼事。臣服的第一步是先看見自己的抗拒,而且看見自己抗拒是徒勞無功無濟於事的。進而能將自己把能量關注於眼前的事務上,自然會有更好的解決之道幫助我們。

還記得我初來上家族排時我的議題是親子,我的長子是基因缺損的孩子,次子那時因為失戀而情緒十分不穩定,我害怕極了。那次的排列呈現出我的家庭源源本本的樣貌,我非常的愛我的孩子,針對長子,因為不是一個完美的生命而令我有非常深的『罪咎感』,我一直活在痛苦的深淵,從有這個孩子以來我就與這個孩子同睡直到今日,在我的家庭裡,孩子們吸引了母親全部的注意力,在這樣的家庭裡,我不再將伴侶關係擺在第一位,而先生也回到了他的家庭成為他媽媽的兒子。排列中,小兒子也被我抓住,當Sherri老師說放掉那個男孩時,一開始兒子繞我與他哥哥倒退轉然後快速的退到教室最邊緣時我驚訝不已。

現實的生活在隔周三小兒子說他要離開家裡,他要休學….。

排列後我一一請教代表們的心情,代表我大兒子的說他很滿足而且很開心,只要在媽媽的身邊十分的幸福與快樂….。從那日起我離開了自己給自己的『罪咎感的牢籠』。我能夠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也能尊重大兒子的生命給他足夠的自由。

家排半年之後,我的母親搬回我家,而今母親照顧著些許失智的父親……..

對於小兒子的愛,我不知道要給他什麼樣的愛才能讓他自由並擁有自己的生命,直到最近這次回來當工作人員,又往下挖得更深層了;我看見是我的愛讓他快窒息,如果要讓他自由而不受苦,我需要接受我的伴侶,也就是孩子的爸爸,我要尊敬他,認同他而不要貶抑他,因為兒子的生命中有一半是爸爸的,當我接受伴侶的同時,孩子也能夠接受自己生命的完整。

最後也是這次課程中的新收穫,對父母冥想「爸爸、媽媽對我說,你可以和我不一樣,我一樣愛你」,同樣的我也對我的孩子說「你可以和我不一樣,你一樣是我的孩子,我一樣愛你」。

感謝Sherri老師的指導,謝謝AW提供這麼神奇的課程,歡迎大家一起走進教室,探討生命議題。


咪咪

4/6/2018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