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心得,  家族系統排列,  其他

Say Yes to the World!

這是第一次在光中心當Sherri的Staff,而且只有我一個男生,覺得好榮幸,哈!

雖然有些練習在每次的工作坊都會出現,但每次的體驗都不盡相同。

這次工作坊的第一個訝異(就是因為突然了解而想說「原來是這樣啊!」的情況)是和世界的關係。

前幾次工作坊,在作父親與世界的練習時,我的世界都不會動,靜靜地讓我父親帶著看。

這次,和我父親之間還蠻平靜地,但當他帶著我走到世界時,世界的反應還蠻有趣的。

如果沒記錯的話(因為上課完到現在有點久了),一開始如往常世界靜靜地。

接著我試著去抱她,她掙脫開,我很疑惑。

我看著她在前面一步左右移動,好像沒有想讓我靠近的感覺。

看著看著,我向她鞠了個躬,表達我對她的敬意,這時她開始向我靠近。

然後,我就在原地站著,看著她一下子靠在我身上,一下子又分開,來來回回,臉上帶著笑容,很高興的樣子。

在當下,我理解到這反映了我的現實人生。

我想抓住這個世界,即使很輕,但徒勞無功。

但當我只是靜靜地在我的位子,向她表示敬意(或是投降臣服於她),理解她的規則,她自然就會自己靠近過來,不需要我費力。

這和我出教室到現在這段時間的日子也蠻像的。

之前在公司,一直很焦慮,很用力地作我覺得對的事,尋求他人的認同。突然有一週,發現這麼努力,仍然得到很不好的回應。

我想起了我的太太曾經提醒我關於職場倫理的遊戲規則(關於我的叛逆,請用您最大的想像一個人可以在職場上作的肢體暴力之外最挑戰權威的事,那差不多就是我幹過的好事),於是,我完全把自己停了下來,不再主動出擊,只是靜靜等待上面交待下來的指令。

除此之外,我沒有發表任何意見,給任何建議。

然後,就好輕鬆地又過了幾週,然後上面遇到困難了。我也不主動給意見,或說他們的方向錯了,就照著單兵基本教練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執行他們的指示,直到完完全全卡住,願意問我的想法。

然後,原本緊張的關係,隨著希望的重現,我又看見了笑容。

這是我想得到和課堂連結的部份,一反過去制敵機先,凡事求快求準的美式足球模式,只是一動也不動。

好好玩喔……

在當其他個案的代表時,老天爺似乎透過這些我所代表的人,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我負責任、諒解、榮耀……。

例如其中一個案例,案主這幾十年來內心的痛苦,源自我所代表的上一代相處狀況,而我所代表的那位似乎沒有意識到他所感到憤怒的狀況,其實就是他的憤怒造成的誤會而產生的連鎖效應。很感動也很敬佩的是,當他理解到一切的根源在自己時,他負責任地不再生任何人的氣,作了不一樣的行動,試圖把家重新凝聚起來,也引發他的下一代凝聚他的家,解開案主心中的結。而我很榮幸能代表他,感受到他的氣魄。

另一個感動我的是在代表另一位案主的丈夫,最後的諒解,願意和案主攜手面對未來。這個個案帶給我的禮物,似乎在提醒我和太太一路走來的過程,超越對自己與伴侶陰影黑暗面的排斥和憤怒,珍惜能牽手一起面對未來的緣份。

還有一個提醒我對孩子的態度。因為我代表另一位案主的父親,對案主真的是感覺到超級驕傲的,有這個孩子實在是太讚的感覺。而以完美主義的我來看,這個案主還蠻有趣的,但絕對不是完美。不過,這位案主是有自信的。我了解到,欣賞孩子,是可以不需要任何條件的,也可以給孩子自信這個寶貴的禮物。這應該是我自己父系血脈的大功課吧,是我可以為孩子也為自己作的。

這次的同學的分享,也常幫助我理解每個個案。感謝他們。

經過這幾次排列,我發現到我越來越能平和地面對我的父母,無論是在課堂裡還是現實生活。雖然每次參加Sherri的工作坊都會有不同的體驗,但每次相同的是,一定會被Sherri提醒要完全地接受父母給點中要害。好像人生任何的坎坷難題,其實只要檢討自己和父母親的關係,回去作好和父母的功課,大概就能找到指引。

這大概是百善孝為先的原因吧。

這次也看到Sherri的敏銳和決斷力,很欽佩她,看到一位引領者對學員的責任和需要具備的能力。綜合以上的學習,我願意靜靜地在我現在人生的位置上,好好學習人生的道理,這個世界自然會給我所有需要的一切。

CID, 1/20/2010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