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心得,  其他

被排除在外流落異鄉的大房祖母

上個星期六(7/13),我回到高雄上 Family Constellation (家庭平衡與整合工作坊)的課程,因為娘家的媽媽正經歷著癌症的考驗,於是我決定去上課,帶著滿滿的信心前往,出發前我跟蘇力說:老娘跟你拼了。可是我還是很小心,很小心的開著車,因為我承諾我的孩子一定要平安的回到他們的身邊。

不能急,慢慢來,到了高雄,我打電話給關心我的家人們,進到教室外的休息室,看見了教室裡有一位滿頭白髮、身材清瘦的女士,我的直覺告訴我:她是老師。我看著她笑著,她也回應了我一個微笑,好美的開始,讓人安心。

Sherri Wang 坐在教室裡,她的態度和氣質,讓人平靜,在一個練習中,她請大家回憶起自己在媽媽的子宮裡的狀態,二個緊緊相繫的生命,感受著彼此的溫度和情緒。我渾身不自在,肚子很不舒服,(應該是肚子胖造成的,因為全程要跪著。)當我平靜下來時,我知道自己是快樂的,被期待的,但充滿著不安。我的雙手向前擺,我的頭卡住了,媽媽需要我跟她一起努力,來到這個世間,我站起、我頂禮,每一次的禮拜都泣不成聲,每一次的抬頭都帶著微笑,我知道自己不願意讓母親不安,我也要讓母親知道:請放心,我很堅強,謝謝妳給了我生命,給我最好的示範,讓我成為一個母親。從小看著妳美麗的模樣,那是最幸福的時光;看著妳默默的承受、遇到困境時仍堅強面對,我走向妳,依靠在妳的肩上,緊緊的抱著,那是一份完全的愛,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不敢擁抱妳了。

我鬆開手,淚乾了,微笑著,我帶著妳的愛和信任,努力著。
我期待在家族排列時,得到答案,接著行動。

sherri老師進行家排時,會請同學事先畫好家裡的祖譜,不用太複雜,需要的是輩份稱呼、長幼序位、存歿與否,細節的部份老師會親自提問,由我自己在教室的同學裡,找出可以代表家族成員的人,我則依照長相和感覺來選擇我的代表。

老師說明:這裡不是求神問卜的地方。所有能量流動都是科學的,每一個事件的發生,都不會是偶然的,老師進行時的態度是神聖的、在乎的、中立的、溫柔且堅持的。

第一天我沒有排到,因為我的祖譜不知從何下手,於是請弟媳婦幫忙整理。但是當我在看同學們的家族排列時,他們的排列的情況,剛好也可以呼應我正在面臨的難題。

排列過程中,我也曾經被同學委託為:家裡的大姊、大哥(是的,男生。)、養父,其它我忘了。最有印象的是:家裡的大姊。當我抱著這個家族裡的母親時,母親正帶著很沈重的愧疚感活著,她看著夭折的孩子,深深的自責,我緊緊的抱著她,因為我覺得我如果不緊緊的抱著,她可能會暈倒,但是,母親是不願意讓我抱著的,她要我放手,於是無能為力的我選擇放開手,我去牽住了妹妹的手,因為我知道她的身體搖晃著,她需要我,但是,我精疲力盡了,我蹲在妹妹的腳邊,靠在她身上休息,妹妹的手變的好有力氣,她緊緊的牽著,那是勇氣。而此時,這個家族的父親靠近母親,父親把我的手拉去牽著媽媽,sherri老師此時介入,請我跟著說:媽媽,請妳看著我,留下來,留下來,我需要妳。

我知道媽媽的病痛需要經過醫生的協助,媽媽需要爸爸照顧,而我們會全力配合。在另一位同學的家族排列裡,我看到了媽媽感謝這個疾病,而唯有愛的能量,家族的和解,才能真正打開媽媽心中的結。

那,我的問題解決了耶!!!我去做啥呀??????

出發前,台中的婆婆提醒我:家族裡有一位大房祖母的故事。家排第二天,我把故事告訴sherri老師,老師看了祖譜後,決定排有關於我家老二的自閉。老師說:自閉兒或者是亞斯伯格的孩子,都是帶著一份愛來提醒我們家族系統裡有一個人被遺忘了,而豐豐就是帶著一份愛,來提醒我們去記得這一位被遺忘的大房女祖母。

排列的過程中,我看見了我的公公盡心全力的協助我,拼命的活著,就算他的心情是很緊張的,我總是看到他傾盡心力的幫忙著我。每次他在祭祖時,總是會對著祖先介紹家族的成員,由大到小,一一介紹,也說孩子們現在的成長情況,看著他自責的哭泣,對祖先鞠躬時,更是泣不成聲,無法自己。

婆婆自己身體需要照顧,看著她時,我跟老師說:我很在乎我的婆婆。老師說:在乎什麼?我回答:我很怕沒有辦法達成婆婆對我的期待。一直以來都是如此,我帶著愧疚感前進,而這樣的愧疚感卻讓我真真切切的陪伴著孩子成長,更難能可貴的是:我遇到了華德福教育,那是孩子的亞洲行。

排列裡,我和老公的距離非常的遙遠,老師說:你們的距離怎麼那麼遠?我說:因為是我把他罵遠的。有些事情我真的無能為力,我站在我公公的前面,看著我的先生因為中風而行走困難,我忘了他需要鼓勵,我忘了我是他的老婆,不是他的教綀,我常常用教綀的口氣在對待他,教訓他。我就像顧醫師說的:帶孩子去看醫生時,解釋病情的通常都是媽媽,而孩子不知道自己有哪些症狀。我一直在幫他解釋病情,於是他根本沒有機會綀習開口,我一直在當他的媽媽,自動化的。

當我看著他在排列裡,努力的走向這個家庭,一步一步的走著,我告訴自己:同情是沒有幫助的,有些事情他需要堅強的面對,因為就算我同情他了,我也不能代替他中風或者站起來。我一直都在,我不再是你的媽媽或教綀,因為你是這個家的爸爸、我的老公、你爸爸的兒子,我需要你,站在我的身邊,讓我依靠,就算再難,我都在。

豐豐在家排時,天真可愛,與世無爭,當代表爸爸的人靠在他的腳邊時,他低頭看著爸爸,臉上露出難過的表情,老師在此時介入,請我和我老公站在豐豐的面前說:謝謝你的愛,提醒著我們去記起一個被家族遺忘的人。我緊緊的抱著豐豐,謝謝你的提醒。

當老師在排家族系統的和解排列時,老師請我好好的看著這一切,讓祖先回到家族系統中得到紀念,並且介紹家族成員,而這樣子的排列,深深的印在我的心中,回到家後,我用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讓我的公公了解後續的處理方式。

這個過程是完全科學的,老師請我們由心帶動,不要經過大腦來移動,這是很奇妙的體驗。結束了這二天的課程,我的肩膀鬆了,臉上多了美麗的笑容,我還像個孩子一樣,跳著跑去找老師合照。

這是一趟豐富的旅程,每一個排列在我的周遭出現著,像是我臉上的排列,放下了,心開了,表情不再沈重,呼吸通暢。看得更清楚時,本來以為是債主,全都成了護法。離開高雄前,我的弟弟、弟媳婦和二個可愛的孩子,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弟媳與我放下心結,這讓我萬分感動。

爸爸,謝謝你的示範,讓我們成為更好的父母。
媽媽,謝謝妳的大愛,我尊重妳的決定。
弟弟,謝謝你的信任,你有一個好老婆,好好愛她。
妹妹,我等妳,我一直都在,妳辛苦了。
老公,我愛你,謝謝你。
孩子們,謝謝你選擇我當你們的母親,我會好好的陪伴你們。
謝謝Sherri 老師,謝謝妳的擁抱、耐心,全心全意的聆聽。
謝謝工作人員,我願意回去服務。

Miki, 7/16/2013

後記:
謝謝老師的說明:
Sherri Wang: 一點釐清和區分,以免誤導其他人,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的原因從系統排列的觀點來看有許多可能,在你的系統是有個祖先被排除在外流落異鄉下落不明,在其他家庭則未必一樣。見過其他自閉或亞斯伯格症排列的同學,應該明白我的解釋。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1 Comment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erriwang
8 years ago

Miki, 因為你是這樣勇敢堅強的女人,豐豐才選擇你為母親,來體驗這一生。我敬愛你!

1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