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疾病,  學員心得,  家族系統排列

因為我對父母的憤怒。。

當初進入家排時,我其實不太清楚自己想要處理的問題。然而從大約兩年前開始我便受到抑鬱症的困擾,時常感到強烈的恐懼和焦慮,但我卻很清楚地知道其實我身邊沒有任何應該讓我恐懼或焦慮的事情,因此我最後決定做健康相關的排列。

我從小就是祖父母帶大的,對於父母時常不在身邊感到很習慣了,當雪芬老師讓我選我的代表上來時,我的代表說她對我的父母感到憤怒;起初聽到時我是有點驚訝的,但其實我一直知道自己在壓抑我的負面情緒,包含憤怒、悲傷、沮喪等等,不過我並不清楚這些情緒的來源。直到排列時才明白這些其實是源自於我對父母的不滿:不滿他們不在我需要時陪在我身邊、不滿他們明明有能力撫養我卻將我交給了祖父母、不滿他們沒有盡父母的責任卻用「好像是我的父母」的那種態度對待我,這都讓我很憤怒——但我全都壓抑在心裡,覺得父母不在,我應該要表現的更成熟一點,而抱怨跟生氣都「很不成熟」,所以我不該那麼做。可實際上我壓抑的越多、越是封閉自己真正的想法,就對父母有越多的不滿,這些沒有被抒發出來的情緒就通通累積在心底,像毒素一樣越積越多,最後就以恐懼和焦慮的形式反彈回來。

雪芬老師曾告訴我:「疾病是保護傘」,我原本不太理解這句話的意思,直到我的排列結束後才意識到,其實這些恐懼和焦慮並不是我杞人憂天而幻想出來折磨自己的,而是我的身體在向我警告:這些情緒的壓抑已經對我自己造成了不好的影響,而我卻還在持續的對此視而不見,因此疾病才像電腦系統的警告一般跳了出來,提醒我不能繼續這樣下去。

在進入家排前,我對於自己的疾病一無所知,多次懷疑自己是不是腦袋或心理出了問題,更甚是覺得疾病是某種懲罰,但家排中我清楚了這恐懼的原因,知道了我將家人排到了錯誤的序位,也明白了該如實如是的接受自己家人原本的樣子。最重要的是我對於自己的疾病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過去我認為這些恐懼和焦慮是我的敵人,但我現在認為他們是一個友善的信差,並且也很少無來由的恐懼了。

家排讓我更清楚自己與家人間的互動,也讓我看清自己其實並不如我想的那樣堅強,能更好的面對自己的負面情緒,知道該適時的生氣或發洩,這是我最大的收穫🙏

 

Vicky
2021/10/02

 

發表迴響

%d